你的位置: 墨尔本胜利本田受伤 > 培训资讯首页 > 文章详情

墨尔本胜利vs广州恒大淘宝:王石,我学会了妥协

作者: 佚名  上传时间:2010-04-30  浏览:112
2008年捐款门事件后,王石的博客开始被公司过滤,王石承认自己说还是会说,但会更谨慎。录制周立波的节目,能说会道的周立波使出浑身解数,也只能套出王石的一句涨还是一个大趋势。接受《外滩画报》专访时,王石表示,近十年,他的自我定位,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,再到彰显个性的登山爱好者,如今已变成关心全球变暖的环保主义者。现在登山,下山时王石会背一袋路途拾捡的垃圾。王石说环保组织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对他的影响很大,我曾当选为第二任会长,在阿拉善的最近三年,我学会了一个词:妥协。
1月8日,穿着一身带有补丁装饰的休闲西服,王石出现在位于七莘路上的万科上海公司。此前,他刚从日本东京考察住宅产业化回来,此行将在上海逗留两天。
这张要笑吗?王石对拍照早已驾轻就熟。在《外滩画报》摄影师的镜头前,他不时扮鬼脸,颇有演员的天分。
拍摄当天,王石心情很不错,对摄影师的拍摄要求十分配合,还不时幽默地拿自己开涮。这张感觉有点像落枕。他做出一个头稍微低垂的姿势,自言自语。当他有些吃力地捧着重达八九公斤的2010上海世博会万科馆模型时,又自嘲自己像个送外卖的。
正是这个送外卖的人,在一个月前被媒体爆料,一下子飞走了六千万元。1月5日,万科宣布终止其为期三年的股权激励计划。谈及这笔巨额损失,王石心态却很平和。我自己没算过到底有多少,因为还没到我手上,并不等于我的损失。作为经营者,本身就应该敢于承担这样的风险。他说,如果真达到预期目标,我反而会考虑六千万是不是一个适合的数字。
如今,无论是股权激励计划,还是同行不断挑起的冠军之争,似乎都不再是王石的兴趣。在接受《外滩画报》专访时,王石表示,近十年,他的自我定位,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,再到彰显个性的登山爱好者,如今已变成关心全球变暖的环保主义者。
他说:我的目标是,万科不仅成为行业内,更要成为跨行业的绿色领跑者。
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会议上,王石代表中国企业家NGO组织阿拉善(SEE)以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200名企业家宣读《中国企业界哥本哈根宣言》,承诺设立企业气候变化战略,在减少生产和商务活动中的碳足迹方面进行努力,支持并参与气候变化减缓等活动。
同期,王石还宣布了万科至2020年的碳减排计划。
你不觉得企业家到哥本哈根是在做秀吗?哥本哈根归来,很多人问同一个问题。
啊,看怎么理解吧。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在表演一个角色,同职业演员扮演的各种角色不同,在人生的舞台上,你能扮演的只是你自己。在博客中,王石如此作答。
做环保,我们是非常有私的
如今,王石亦然成了中国绿色建筑的代言人。12月18日,刚从哥本哈根回国的他参加了复旦大学EMBA同学会。在演讲中,他坦白,万科推动绿色住宅产业,经历了一个从契合到主动的过程。
2007年起,万科从上??汲⑹宰≌祷?,用钢模取代传统的木模来扎钢筋,浇灌混凝土,每平米节约木材87%。按照计划,至2014年,万科所有新开发房将全部实现住宅产业化。
万科为什么要搞住宅产业化?和美国的施工水平比,我们的效益是他们的1/5;和日本比,是他们的1/10……作为房地产行业的领跑者,万科有责任推动这一变革的进程。
但王石解释,最初万科投入住宅产业化,是出于差异化经营的考虑。
2008年7月在亚马逊热带雨林的考察让王石对建筑节能有了全新的认识。在绿色和平组织的安排下,王石沿着亚马逊河行走,两周时间里,他看到大量森林被淹没在烟雾或被砍伐当作木材。
考察中,他听闻一个令所有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震惊的消息:目前在国际上所有合法和非法砍伐的木材中,70%流向中国;这其中的70%用在了中国的建筑工地上,建筑工地上的70%用作住宅开发。
回国后,王石开始思考:万科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住宅开发商,应该摆出什么姿态?
2009年,万科在新造的公司总部做了一个绿色实验。9月底,万科入驻位于深圳大梅沙依山傍海的新总部。这栋新建筑被誉为躺着的摩天大楼,总面积达12万平方米的整幢建筑全部架空地面。底层的公共空间被设计成一个没有围墙的公园,对市民免费开放。
乘‘五月花’号轮船到北美大陆的清教徒体现的创新、节制、创造财富、友善社会、感恩的精神,在这栋建筑中均有体现。王石评价说。据悉,这栋建筑是按美国LEED绿色建筑认证白金级最高标准进行建造的,办公桌、地板和隔板全都是用速生植物——竹子为材料建造的。
如今,王石在新总部陪客户参观时,经?;崤龅侥矫袄吹钠胀ㄊ忻?。你是不是王石?他不止一次被前来晨练的老太太叫住。那一刻,王石总是乐滋滋地笑。
王石的另一个得意之作是位于广东东莞的未来低碳城样本,目前这座万科建筑研究基地仍在建造中,预计2012年完工。据悉,这个可供2000人居住生活的基地,将真正做到不用市政的一度电,反而可以向外输出。王石把这个低碳样本与赫赫有名的阿布扎比Masdar生态城相比较:Masdar生态城建于阿布扎比的沙漠中,投资200亿美金,解决2万人的生活;而万科建筑研究基地投资35亿人民币,占地200亩,解决2000人的生活,显然后者更容易实现。
王石强调,万科建筑研究基地将成为中国房地产界的交流平台,万科愿意提供免费的专利技术。与此同时,万科无形中收获的,则是行业标准的制定权。不要看我们非常大公无私,其实是非常有私的。王石笑说。
2009年5月,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,冯仑曾拿老朋友王石为例,来阐述企业在金融?;碌囊奥?。万科之所以做得不错,一是因为勤劳,相当多的地产公司还在蜜月当中没有起来,在冬天的暖被窝里面不愿意起来,万科就先起来了;二是及时检讨了自己的策略,进一步推动住宅产业化;三则是走下神坛,把道德、外部环境等做一个重新的梳理,把所有的一切都打回到最低点,调整自己,过平常人的日子。
耶路撒冷哭墙的启示
2009年,万科成为国内第一家年销售额突破600亿元的地产企业。王石却把年度销售冠军的头衔看得很淡。他说:如果有企业要在规模上超越我们,那就超呗,我不介意。这对我来讲有什么意义?再说了,目前万科销售600多个亿,两个500亿公司一合并就超过了,但这意味着风险也更大。但如果哪家公司的住宅产业化走在我前面,那我当然会介意。
外界对万科的担忧源于其土地储备的单薄,认为这会影响公司的发展速度。
2009年,为了预防金融?;?,王石再次表示不囤地,不做地王,并且坚持房价会调整。有人评论王石猜对开局,但没有想到国家会出台4万亿的经济刺激措施,其中大部分资金都被投入房地产行业,导致2009年国有房地产企业频频出现地王,因此王石没有猜对结尾。
你是否觉得错过了2009年高涨的楼市行情?记者问。
这不是‘错过’,而是‘特意回避’。采访中,谈到此话题,一直侃侃而谈的王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。我们不是错过当地王,2008年不当地王,2009年不当,10年后也不当,今后也绝不会当地王,这是我的表态,也是万科的策略。

去年底,王石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说,中国房地产已产生泡沫,他非常担心泡沫向二线、三线城市蔓延。2010年,在市场不确定的情况下,万科仍宁愿选择‘慢半拍’。王石说。
2008年11月,王石和很多企业家一起来到圣城耶路撒冷,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带着忙碌的躯壳、迷茫的脚步,到这里寻找启迪。这里有一座闻名全球的哭墙,这是一段残破的墙垣,长约50米、高约20米,据说是一座可以直接和上帝耶和华沟通的圣墙。王石面壁,额头触到冰凉的石墙,仿佛读到了沉淀得层层叠叠的历史,征服与被征服的故事,还有血雨腥风中无声的哭泣。于是,他将自己的心愿写在一张小纸片上,塞进墙缝。他还不放心地问了导游一句:我相信耶和华懂希伯来文和英文,他懂中文吗?
去年年中,王石的耶路撒冷游记集结成书。后记的一段内心独白,或许能解释他慢半拍的理由:近几年,不断观察自己,观察企业,观察社会,我有种强烈的感觉,我们的脚步越来越快,产业越来越庞大,我们一路狂奔,似乎停不下来。在狂奔过后的路上,是饱受创伤的自然,迷茫躁动的社会,还有我们自己徘徊的灵魂,都已经跟不上脚步……
旅行中,还发生了一段有趣的对话,王石回顾万科的数次教训,总结道:虽然万科从几次宏观调控中存活下来,但吃的苦头可不少啊。
唔,原来万科的很多经营理念,都是因为宏观调控才形成的。同行的一位企业家调侃道。
要不怎么说吃一堑,长一智呢!王石回答。
那位企业家转身问冯仑:冯总常说一个企业要成为伟大的企业,至少要熬过几次经济周期。这话和王总说的是一个道理。
究竟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能不能成佛,还不一定呢。王石嘿嘿的笑。
与公司战略同样慢半拍的,还有王石的言论。2008年5月,捐款门事件发生,打破了王石被公认的从不说错话的奇迹。如今,王石回答记者提问,依然有问必答,但他会时而皱下眉头,选择词语,脸上掠过一阵沉思。
1月7日,王石在上海录制了周立波的《壹周立波秀》。当时,能说会道的主持人周老师使出浑身解数,终于套出王石的一句涨还是一个大趋势。周立波回忆说,王石说完那句话,还谨慎地补了一句:什么时候涨,涨到什么程度不可能一人说了算。周立波形容王石是一个空灵的企业家,不造作,不世俗。
捐款门之后,万科建立了新闻发言人机制,王石的博客也开始被公司过滤。王石还记得,2008年7月,他带着阿拉善的企业家团队到美国访问当地的环保组织。在斯坦福大学图书馆,他看到一些有关蒋介石的日记影印本,突发感慨;回去撰写了一篇博客,就蒋介石发表了四点感慨。第二天,他醒来上网一看,博客中的一条感慨被删了。
当时很郁闷,但公司的人说,刚刚经历了‘捐款门’,又谈蒋介石,不太好。我后来觉得博客过滤机制还是很有必要。
王石登山哲学
王石说万科能否成为伟大的企业还不一定,但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登山者王石堪称修成了佛。如今,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登山,他也是世界上成功征服7+2(7大洲的最高峰加南北极)的最长者。
《纽约时报》记者在参观了王石的办公室后,这样描述道:门旁摆放着登山鞋,滑雪板靠墙而立,桌上躺着的是乞力马扎罗山或阿空加瓜山搜集来的化石,最高处挂着金色云霞中的珠穆朗玛峰的照片。
2010年,临近甲子之年的王石对登山又有了新想法:以前只是单纯登山,感受那种征服的感觉,现在我想的是如何把登山和环保结合在一起。
去年4月,王石攀登台湾雪山时,结识了一位年近70岁的长者。这位前台中山岳协会的会长,如今作为雪山国家公园环境?;さ闹驹刚?,每周花三天时间在登山道上收集登山者丢下的垃圾。王石在长者的感召下,下山时也背了一袋路途拾捡的垃圾。
今年4月,王石参与的世纪环保登山行即将拉开帷幕。这一次,他挑战的依旧是珠峰。我们计划4月底从尼泊尔南坡登山,5月登顶;从北坡下山时,专门组织一个登山队伍,把北坡八千米上的几百个废弃氧气瓶捡回来。
外界对王石如此热衷登山的缘由有颇多揣测。最新的说法是王石提出住宅产业化,但受限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现实状况,只能在极小的范围内推广,所以他只能去登山,将世界高山踩在脚下,弥补心中的缺憾。
王石听后,哈哈大笑。他说:我要到65岁才会考虑退休,所以有人总结说我是因为精力过剩才去登山?;褂幸恢秩巳衔?,我属于激情型,追求投入感,公司里的事情会情不自禁去干涉,那与其折腾别人不如折腾自己。你刚才讲的,是把几种说法揉在一块了。
登山多了,王石的性格也开始改变。万科的员工告诉记者,很多年前,王石有个外号叫王老虎,他在自传中也写道:由于军人出身,比较严肃、生硬,有时爱发火。现在,老板给我的感觉,更像父亲。
在万科上海公司工作的一位员工给记者讲了个故事:有一次她陪王石去录制《头脑风暴》节目,在距离节目导演约两米的地方,她想告诉导演,王石到了。喊了两次,导演都没听到。于是,她卯足了劲,大喊一声。一旁的王石却赶忙劝阻:你不应该喊,应该走到他跟前去说,大声疾呼是不礼貌的。
镜头里,王石一丝不苟,西服笔挺,是仪态潇洒的酷老板;私底下,王石胡子拉碴,冬天穿一件厚实的羽绒大衣,很少戴墨镜。在上海录制完周立波的访谈节目后,王石发现有一小时空余,忙里偷闲,他选择独自去逛陕西南路的季风书店。
王石对自然科学很感兴趣,2010年世博万科馆选用了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的一组滇金丝猴照片。奚志农评价王石是一个很懂行的人,去年8月,在大理国际摄影节观看奚志农工作室的摄影作品时,王石被一幅摄影作品吸引,并饶有兴致地问:秦岭细鳞龟很难拍,你们是怎么拍到的?我曾在台湾的一个摄影节上看到?;ü次枪甑恼掌?,但构图不尽如人意。
在季风书店,王石挑选了《环境的演化:自然简史》、《蓝色星球:海洋自然史》、《物种起源》等十几本自然科学方面的书。一个多小时内,没有一位顾客认出他。王石也乐得清闲、自在。
B=《外滩画报》
W=王石
说还是会说,但会更谨慎(小标题)
B:2008年与2009年经历这么多事,那你今后说话会不会更谨慎了?
W:当然会啊。
B:你认为博客过滤机制有必要吗?
W:当然有必要,毕竟你是上市公司老总。我觉得现在把那篇谈蒋介石的博客放上去应该没问题了,因为那段敏感期过去了。但如果谈到经营规模,谈到利润,可能在博客上写了以后还是会被删,因为你是上市公司,如果提前泄密,证监会就会发谴责信了。
B:那是不是我们就再也听不到你发表拐点论了?
W:说还是会说,但会更谨慎。比如在周立波那边录节目,谈2009年的房地产,谈2010年的预期。当时,他约采访时说主要谈登山谈生活,但谈两句就会扯到房价这个问题上。
B:如果现在问房价的问题,你怎么回答?
W:2009年整个房地产市场是相当不错,但一线城市的房价偏高地令人惊讶;从全国来讲,二线、三线和四线城市整个房价基本还在情理范围内。令人担心的是,如果一线城市这样的房价蔓延到二线、三线和四线城市,怎么样?
目前,二线、三线城市房价还没恢复到2007年水平,但一线城市房价已经超过了。所以我对未来还是担心,尤其是货币政策可能造成资产泡沫继续扩大。去年12月份看到一些经济政策陆续出来,对房地产盲目的泡沫会有一定的抑制。
B:2010年万科还会继续慢半拍?
W:不是说我们继续慢半拍,而是当我们对市场看不准的时候我们宁可慢半拍,就像我们不拿地王一样。
B:现在还是看不准?
W:对2010年我们很不确定,就这个点我们看得还非常准,呵呵。
B:去年6月上海莲花河畔发生倒楼事件,一个月后万科主动请命,接手楼盘后续建设工作。当时这么做的第一想法是什么?当中有没有发生一些争议?
W:当时发生后第一反应是整个同行的信誉度受到了影响,不能孤立地说这和我没关系,不是我们的楼盘;第二个感觉就是既然是行业问题,我们能做什么?



事发第二天,万科总部就调派专家组到上海进行现场勘探鉴定,一直在跟踪分析。有一天,上海公司的人打来电话,本来应该是总经理郁亮接的,他那天正好不在,我接了电话。他们跟我说想接这个楼盘,还说接手有可能还能赚点钱。我当时立即表态:我们不来接手谁来接手?这个项目我们不赚钱,即使赔钱,我也做。
B:万科宣布股权激励计划失败,你作为董事会主席应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?
W:作为一个整体,我们的期权计划没有实现,不但我没有得到,整个管理层都没有得到,那我觉得应该是我的责任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但作为经营者,本身就应该敢于承担风险,你没达到就没有啊,这心态上应该没问题的。
在阿拉善的最近三年,我学会妥协
B:万科建筑研究基地研发出的专利技术是万科独有的,现在万科公开给同行免费使用,在这样的过程中万科能获得什么?
W:目的主要两点。第一,住宅产业化意味着整个行业都在逐步产业化。日本整个国家都在搞产业化,整个行业最低行业标准都达到60%以上。日本的做法基本上都是大企业带动,一个大企业一个标准,有五六种节点标准;中国如果也走日本的道路就非常浪费,但如果在一个行业上有一到三个标准,这对行业而言,在推动产业化过程中能减少浪费,对行业的节能减排很重要。当然对万科的好处就是更多的人来用,配合万科一起做的供应商厂家才肯做,因为给他们一定的量才能带来一定的规模效益。
第二是领先效应,如果大家跟着你走就是不断地创新。你如果不创新就会跟同行在一个水平上,就会落后,叫做鲶鱼效应。所以无论为公为私,都是值得这样做的。你要不断地往前研发才不怕被人家搭顺风车。这对你本身也是一种激励。
B:能否谈谈你从环保组织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中学到什么?
W:我2004年加入阿拉善SEE生态协会,参加这个组织对我影响很大。首先,我感觉到华人企业家开始关注全球变暖以及沙尘暴对人类的危害,共同商量解决之道;我们这里不仅有大陆企业家,还包括台湾和香港的企业家。第二,我做企业20多年,以前都是各自有各自的圈子,企业家之间来往很少,顶多是开会大家点点头;但参加阿拉善后,我发现做公益、做环保让大家走到一起。
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有时我们开会会争论到凌晨一点。
B:争论如何治理沙漠吗?
W:这倒不是。我们争议更多的是环保以外的事,比如说,一百个企业家如何达成协议,并让协议正常执行。你想,每个企业家都是在自己行业出类拔萃的人,在各自的企业谈判中,他们都是自己说了算的,但是聚在一起做公益,大家各抒己见,想要把各方意见综合到一块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。
阿拉善的整个运作过程就是民主程序的训练。这个过程讲究透明度、发言的公平性和决策的公平性。在民主的程序上,企业家向着共同的环保目标,如何提高效率,如何达成共识,这种民主程序的培训给我的收获是很大的。
我曾当选为第二任会长,在阿拉善的最近三年,我学会了一个词:妥协。
B:《纽约时报》评论你是环境改造者,你觉得是自己在改造环境还是现在的中产阶层有这样的需求?
W:应该是互相促进吧,因为总得有些事你要带头去做。就像我们去美国考察,你会发现美国企业也是这样做的,企业家先是忙着赚钱,接着发挥先锋作用做公益。
但另一方面也是社会需求促使的。我从媒体那里学到企业公民一词,这代表着社会对企业家的期许。目前,不少主流财经媒体都会举办最受尊敬企业、最佳企业公民评选,这不仅对企业家是一种监督,也是一种指引。
文章来源:外滩画报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c5ad7e10100g567.html
文章相关阅读:
张朝阳:中国作秀史上超牛潘石屹:我是房地产界的章子怡马云:语不惊人死不休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分类:

精英人物

关键字: 王石 学会 妥协

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